有样东西不能丢

2019年7月14日13:32:43 发表评论 7 次围观

谁不想打工

有样东西不能丢乔宁是市日报社的记者。这天,他独自一人开车去莲花乡做采访,半路车子抛锚,他下车一看,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打电话求助,却发现手机没电了。就在这时,乌云翻滚,哗啦啦下起大雨来。

乔宁躲进车里看着眼前这条土路变得泥泞起来,心情糟糕透了。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个扛着锄头的小孩儿,小孩儿走到车子旁站住,用手拍打车窗。乔宁以为小孩想进车里来避雨,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头一歪,决定不理。

小孩儿依然拍打车窗,乔宁无奈,把车窗摇开一条缝,不耐烦地问:“你想干什么?”

小孩儿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问:“你的车子是不是坏了?”

小孩儿一开口说话,乔宁才发现,这其实是个成年人,只是个子矮小而已。“坏了又怎么样?你有办法吗?”

“你等着,我去去就来。”矮男人说完,扛着锄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

过了不长时间,矮男人牵来一头耕牛,用牛拉着汽车去镇上的汽修厂。矮男人只及牛腿高,一路上泥浆飞溅,待赶到汽修厂,矮男人的衣服变成了“迷彩服”。乔宁和修车师傅正聊着车子出现的问题,矮男人牵着牛悄悄走了。

车子修好了,乔宁一路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了矮男人的家。原来,矮男人叫墩子,三十来岁,还没成家,和娘一起过日子。墩子家还是那种土坯房,跟周围邻居的大红砖瓦房相比,显得很寒酸。

乔宁走进墩子家时,墩子正在屋里给他娘梳头,见乔宁进来,他问:“你咋来了?”

乔宁笑了:“昨天你帮了我大忙,不声不响就走了,那怎么行?”说着,从兜里掏出二百元钱塞给墩子。

墩子说啥也不要这钱,说自己帮乔宁是举手之劳,不该要钱。一旁的墩子娘也说道:“是啊,帮忙不能收钱。村里上点岁数的人,都来找俺家墩子理发,但墩子从来不收一分钱。”

“你给乡亲们理发,够得着吗?”乔宁瞧瞧墩子一米三几的个头,不解地问。

“怎么够不着,人们坐在这矮凳上,我站着理刚好哩。”墩子指了指他娘坐的凳子。乔宁一看,墩子娘坐的凳子只有二三十厘米高,是张名副其实的矮凳。

“墩子,你就不想把日子过得好一点吗?”乔宁看看墩子的家,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想有啥用?家里收入全指望山坡上那二亩地,一年到头只能混个饱。”墩子叹口气接着说,“我也想像村里的年轻人一样出门打工,挣钱回家盖砖瓦房,让娘住得舒服一点。可就凭我这袖珍个头,打工有人要吗?”

乔宁想了想说:“你如果真想进城打工,收拾收拾跟我走,我能帮你找到工作。”

墩子一听高兴坏了,把家里安排好,就跟随乔宁进了城。乔宁相信凭自己的社会关系,一定能给墩子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不打这份工

但出乎乔宁意料的是,他跟所有的熟人联系了个遍,竟没找到一个肯要墩子的单位。这件事让乔宁很受触动,写了一篇《矮人求职为何屡屡遭拒》的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读者对墩子的遭遇都很同情。其中有一个王经理,开了一家食品公司,说正想招一名像墩子这样条件的店员,月薪一千元,干得好还有奖金可拿。并说如果墩子愿意,马上就可以开始工作。

乔宁非常高兴,终于有单位愿意要墩子了。墩子听到这个消息更是兴奋不已,一千元对他来说不是个小数字。乔宁领着墩子找到食品公司直营的连锁店时,不由愣住了。这店名太奇怪了,叫“武大郎食品连锁店”。

王经理看到乔宁和墩子来了,连忙出来介绍说,他们店的主打产品是炊饼,他叫墩子来,就是负责外卖。

墩子不知道啥叫外卖。王经理告诉他说,外卖就是让他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地去叫卖。说着,他拿来一套武大郎的服装让墩子穿上。

墩子看看乔宁,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乔宁拍拍他的肩说:“穿上吧,这样的工作不好找呢。”

墩子抿着嘴,一声不响地把行头穿在身上。王经理围着墩子转了一圈,高声说:“真是太像了,简直就是武大郎再世啊!”

就这样,墩子留在了武大郎食品连锁店。

乔宁松了口气,给墩子找到这样一份工作算是不错了,管吃管住,一个月一千块钱的工资,不出几年,墩子就能挣够盖新房的钱了。

谁知好景不长。这天,王经理给乔宁打来电话,说墩子撂挑子不想干了,让他赶紧过去劝劝墩子。

“这个墩子,我替他找这个工作容易吗,怎么想不干就不干呢?”乔宁把手头的工作安排一番,急忙赶了过去。

武大郎食品连锁店内一派繁忙景象,而墩子正一个人闷头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身边扔着那套武大郎的行头,像是在跟谁怄气。

乔宁走过去,关切地问:“墩子,是嫌活累还是嫌工资低?说出来,我去找王经理谈谈。”

墩子摇摇头,说这工作比他在老家种地轻松多了,工资也不少,一个月能抵得上种一年地。

“那你为什么不想干了?”乔宁疑惑不解。

“让我穿这个,我就不想干!”墩子一指旁边那套武大郎的行头,生气地说。

这时,王经理走过来对乔宁说:“乔记者,今天墩子不知犯了什么病,说啥也不穿这身衣服了,你快帮我劝劝他。”

乔宁问墩子为什么不想穿这身衣服。墩子气鼓鼓地说:“我本来就长得像武大郎,再穿上这样一身衣服,挑着担子在大街上一走,人们都像看耍猴一样看我,我受不了……”说完,用手捂住了脸。

乔宁理解墩子的心情,于是跟王经理商量,能不能让他穿着普通衣服去叫卖。王经理连连摇头,说这店打的就是武大郎的招牌,不穿武大郎的服装怎么行?但墩子也说了,让他穿这套衣服,他就不干。

最后王经理一咬牙,一跺脚,对墩子说:“好了,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涨工资,一个月给你两千,行了吧?”

墩子愣住了,说道:“王经理,只要不让我装扮成武大郎,我一个月只要五百,你看行吗?”

“你不穿成武大郎,就是一分钱不要,我也不会留你的。”王经理生气地说。

“同样的,你让我扮成武大郎,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干!”墩子掷地有声地说。

乔宁见两人较上了劲儿,谁也不想让步,最后他只得带着墩子离开了。

为自己打工

路上,乔宁问墩子:“这么好的工作说不干就不干,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墩子说:“乔记者,你还是给我在理发店找个工作吧,我会理发。”

墩子这话差点让乔宁笑岔气,心说这是城市,难道你也想让人们坐在矮凳上让你理发?再说,你除了理平头就是理光头,新潮发型一概不会,有哪个理发店会要你呢?可墩子说,不会他可以学,什么样的发型他都能学会,让乔宁无论如何帮帮他。

乔宁没办法,只得领着墩子一家理发店一家理发店地问,但人家一看墩子这个头,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墩子不死心,恳求人家让他试试,人家一句话就把他们打发了:“你手艺再好也不行,你连顾客的头都够不着,怎么给人理发,谁能让你理?”

一圈儿走下来,乔宁问墩子有何感想,那意思是,你看到了吧,想靠理发在这里混,根本行不通。

没想到墩子摸摸后脑勺,憨厚地说:“乔记者,我想自己开个理发店,你借给我一千块钱吧。”

乔宁惊得张大嘴巴,心说,你自己开店就有人来理发吗?再说,一千块钱连房租都不够,怎么开理发店?

“钱我可以借给你,但你有能力和那些理发店竞争吗?人家的店面好,手艺精,做一个头发几十块、上百块,你比得了吗?”乔宁问。

“和人家比店面、比手艺我当然不行,但我开的理发店也有他们比不了的地方。”墩子自信地说。

乔宁对墩子的话不以为然,但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交给墩子。他心想,这钱就算白扔了吧,谁让墩子曾帮助过自己呢。

从那以后,墩子就从乔宁的眼前消失了。乔宁想,也许墩子根本没有开理发店,而是拿着自己给他的一千块钱回家了。那样也好,这个城市里根本没有墩子的立足之地。

一个多月后,乔宁去一家建筑公司采访,在建筑工地旁边发现一个用苫布搭建的简易小屋,小屋的木板门上写着“理发一元”。乔宁觉得好奇,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有几个民工坐在长条凳上等着理发,而手拿推子站在椅子后面的理发师竟然就是墩子!乔宁发现墩子好像长高了,站着理发高度正合适。再往下一看,原来,墩子是站在矮凳上给人理发的。

看到这里,乔宁会心地笑了,同时明白了墩子当初说的话。墩子把理发店开在工地旁边,价格定得低,自然会有生意。“墩子,你理一次发才收一快钱,这样能挣多少钱啊?”

墩子告诉乔宁,这工地的民工很多,他一天能理二三十人,扣除水电费后每月有五六百元的收入呢。“乔记者,再有几天我就攒够一千元了,到时候一准还你。”

乔宁说:“墩子,你误会了,我不是向你要钱来的。我只是不明白,当初王经理每月给你两千你不干,为何甘愿挣这五六百呢?”

墩子郑重地说:“当初装扮成武大郎走街串巷卖炊饼,感觉自己丢了一样不该丢失的东西,现在我站在矮凳上给人理发,和别人一样高,别人也不会看不起我,我觉得丢失的东西又回到了身上。所以钱挣得再少,心里也高兴!”

乔宁点点头,他知道,墩子所说的那样东西,叫做尊严!

版权声明:本站为注册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网页上的内容均是注册用户发布上传或搜索引擎技术自动搜录所得,不代表本站观点,更不表示本站支持购买和交易,对网页中内容之合法性、准确性、真实性、适用性、安全性等概不负责,也无法负责。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