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跳槽很冲动

2019年7月14日15:57:03 发表评论 5 次围观

  张帆跳槽的时候,笑着对我说:这下广告部副主任的位置是你的了。我当时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但在心里却认同了他的话。的确,在广告部工作了四年,论资历我是广告部员工中最老的一个了,论能力我设计的广告在全国范围内得了好几次奖,现在张帆走了,广告部副主任的位置空了出来,怎么说,我也应该顺理成章地成为接班人了。

  此次跳槽很冲动可是,在我升职的路上却杀出了赵建安这个程咬金,他是我们集团老总的侄子,原来是集团下面另一家广告公司的普通员工,得知张帆走了,便通过老总开了后门,顺顺当当地当上了我们的广告部副主任。

  宣布他上任的那一天,我躲在洗手间狠狠地哭了一场,心里充满了委屈。广告部主任王毅看出了我的委屈,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谈了一次话,他先是肯定了我的成绩,然后也坦白地承认这次赵建安任广告部副主任一职有暗箱操作之嫌,对我来说的确不太公平。最后他安慰我:我会向上面再争取一个副主任名额的。

  回到办公室,看着赵建安得意地坐在张帆的办公桌前,我心里的天平彻底打翻了,我狠狠地想,我这就跳槽,再也不要为这个鬼地方卖命了。正好这时张帆在QQ上和我打招呼,于是我直接问他:你们那里还缺少人手吗?我想跳槽。

  张帆显得很高兴,他告诉我,他去的是一家新办的广告公司,目前正处在“招兵买马”的阶段,像我这样的“熟练工”他们是求之不得。于是一来二去,我们不但大致谈妥了薪水福利,张帆还应承我,会争取帮我在那里安排个一官半职。

  不久,张帆那里就不断传来好消息,他说已经把我的简历给老总看了,老总觉得我挺不错的,还说对我以前设计的广告还颇有印象。这下,我心里的阴影开始慢慢地消散。再次看到赵建安那张令人讨厌的脸时,我不再躲避,而是用充满挑衅的目光迎上去,我在心里暗暗地想,反正我要辞职了,难道还怕你不成。赵建安大约也是听说了一些关于我的事,所以对我的态度并不友善,这样一来二去,我们之间虽然几乎没说过什么话,但充满了火药味。

  我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要跳槽的消息,甚至我觉得这对赵建安是一种示威,因此没多久,办公室几乎所有的同事都知道我要走的消息,几个和我素来交好的同事还过来打听,他们有没有跟着跳槽过去的可能。

  就在我认为一帆风顺的时候,张帆突然给我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他说由于人事那里他这个广告部主任只有推荐权,没有决定权,因此老总的意思是,广告部副主任这个职位想让一个从英国回来的“海归派”来担任。张帆又安慰我说:你的广告文案一向设计得最别致,要不你到我们这里来做广告文案吧。我万般无奈,只得说,我回去考虑考虑。

  因为要跳槽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我实在也有点被逼上梁山的感觉,所以过了几天,我答复张帆,说仍然决定去他那里。但他那里传来的消息却继续不利,薪水条件比当初他和我说的要少30%,同时除了领导阶层,其余的人都有3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内工资减半……

  然而我却没有了退路。回到办公室,不知情的同事见了我总是神秘兮兮地问:什么时候走?还有几个张罗着要帮我办告别派对,他们都觉得我找到了更好的出路。甚至在走廊上遇到主任王毅时,他问我:准备什么时候办辞职手续,记得早点通知我哦,你一走,我可要重新费心找人了。

  一个星期后,我正式辞职了,送别的派对上,王毅惋惜地对我说:那个我为你申请的广告部副主任的名额已经批下来了,可惜你这个人才却要走了。我对着他扯动嘴角,想笑,却实在笑不出来。第二天,我开始在新的广告公司工作,薪水比以前少,任务却比以前多,但是我能说什么呢?

  不要以为跳槽是摆脱职场困境的唯一出路。盲目跳槽,只会让你搭进去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最后是浪费了青春,换来了后悔。

版权声明:本站为注册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网页上的内容均是注册用户发布上传或搜索引擎技术自动搜录所得,不代表本站观点,更不表示本站支持购买和交易,对网页中内容之合法性、准确性、真实性、适用性、安全性等概不负责,也无法负责。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