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实的价值

2019年7月14日18:21:36 发表评论 6 次围观

  刘一帆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回到家里当了宅男,除了吃饭就是上网。当初刘一帆考上大学时,父母平生第一次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现如今在这个小区里,他们见到人都羞于开口。

  刘一帆还没等父母开口,他已经发现了商机。这天,他找到了小区里的张富贵。张富贵是小区里的富翁,他是靠黄金首饰起家,如今在这个城市里开了十多家首饰店。

  诚实的价值张富贵见到刘一帆,呵呵笑着,叫女儿张小雅出来泡茶。“大学生上门了,真是贵客啊!坐,坐。”张富贵说着这些话,并没有拿正眼看刘一帆。

  刘一帆也不理会张富贵那种假惺惺的客气,开门见山地说道:“张叔,今天我找您,是有件事和您商量。是这样的,我想屯积300罐瓶装液化气,现在每15公斤60块钱,我估摸着,到年底至少也得90块。每瓶可以赚到30块。”

  张富贵一听说做生意,眼睛一亮。可是刘一帆下面的话,又是张富贵不爱听的了。原来刘一帆没有启动资金,想问他借两万块钱,或者两人合伙也成,等赚了钱,两人对半分成。

  张富贵拐着弯儿拒绝了:“大学生呀,我们这里是小区,不是农村,你弄那么多瓶装液化气往哪儿放?堆在家里很危险啊。还有,到底涨不涨价,也不是你说了能算的。我是做首饰的,不是做液化气的。”

  刘一帆没有借到钱,垂头丧气地走了。倒是一旁的张小雅把刘一帆的话听进去了,她悄悄地尾随刘一帆出去,借给了他两万块钱。

  刘一帆感动不已,正要说什么,张小雅淡淡地说:“我知道,你在大学读的是市场营销,这钱我借给你,不要利息,就看你的眼力了。”刘一帆靠着这些钱,真的把液化气给买回来了,送到了乡下的亲戚家里存放着。这一切,张富贵蒙在了鼓里。

  事实上,自从刘一帆把液化气买回来的那天开始,液化气的价格就不断上涨。刘一帆立即脱手,资金回笼后,他没有急着还钱给张小雅,而是又全部进了液化气。等到了年底,液化气价格突破了百元大关。这个时候,扣除买钢罐的费用,刘一帆赚了将近两万块钱。

  刘一帆收了手,他对黄金生意产生了兴趣。刘一帆又一次找到了张富贵,当然,他欠张小雅的钱已经还了。

  张富贵已经得知刘一帆做液化气赚了一笔,他对自己上次的傲慢感到后悔,看来这个年轻人的确没有白读四年大学。因此,等刘一帆再次上门,谈到他也想做黄金生意时,张富贵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微笑着问道:“这个行业门槛低,只要资金雄厚就成。你怎么想到做这个?还有,你能拿出多少本钱来呢?”

  刘一帆显然早想过这些了,他认真地答道:“我不会成为张叔您的竞争对手的。现在农村拆迁户多,他们的土地都置换成拆迁补偿费了,一下子口袋里有了十几万几十万的,胆大的投资理财,胆小的肯定要买黄金保值。我只想有个十多万块钱的资金,在附近的集镇上开家铺子。张叔只要借给我一些样品就成,谈妥了,货在您这里提,我只拿二分之一的利润。其实也算是替您卖货。”

  张富贵默然许久,答应道:“这样吧,你明天去我在城东的一家铺子见习见习,卖几天货。既然做这一行,肯定要先实践。等到你对生意火候掌握得差不多了,我再借给你样品。”

  第二天,刘一帆就在张富贵的带领下,去了城东的金铺实习。一来二去,转眼一周时间过去了,刘一帆正想等今天下班后告诉张富贵,他已经对销售流程和各种金饰品种规格基本弄清了,谁知傍晚的时候出了件事。

  一到傍晚时分,金铺基本上就没什么顾客了。刘一帆正要把一天的流水账记好,然后交给张小雅,这时他突然发现柜台边有一个红色的拎包。

  刘一帆一愣,忽然想起刚刚送走的那个女顾客,她来的时候,手上不是拎着这个包吗?肯定是刚才她试戴戒指时把包落下了,忘记了带走。刘一帆把包往柜台后面一放,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太大意了,等一会儿她应该会来取。

  在拿包的时候,刘一帆鬼使神差地拉开了包的拉链。一看,他吓了一跳:里面有几沓码得整整齐齐的百元钞,还有一部高档手机。

  刘一帆的心跳骤然加快,就凭他刚才那一眼判断,包里不少于10万块钱。他开家金铺、配齐样品的成本也不过这么多。要是现在他把包拿走,据为己有,即使有麻烦,那也是张富贵的。

  刘一帆心里激烈地斗争着,最后,他想通了。张小雅一来,他先把账和钱款递了过去,接着又把这个红色拎包递给了张小雅,把情况向她说了,告诉她,等顾客找来了,记得把包还给人家。张小雅怪怪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刘一帆终于开成了张富贵的连锁金店。这一年,他赚了将近20万。根据约定,张富贵拿走了10万。

  张富贵很高兴,他大度地向刘一帆挥了挥手道:“明年不用这样给我了,你付给我两万块钱的管理费就成。”张富贵从女儿张小雅经常出现在刘一帆的店铺中明显地察觉到了什么。

  然而,刘一帆并没有对张小雅产生什么其他的想法,他甚至对张小雅含情脉脉的目光视而不见。张小雅又羞又气,终于忍不住了,在这天刘一帆铺子打烊时,她把刘一帆约到了一家咖啡厅。

  “我想和你谈谈那个包。还记得吗?那个红色的拎包,里面有10万块钱和一部手机。”张小雅说道。

  刘一帆一激灵。他当然记得,他当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这才把包交到了张小雅手中的。“那个包,其实是我爸爸试探你的,你想加盟他的金店,他光是给你提供样品就得十多万,这样大一笔钱,他当然心里犯嘀咕。要知道,他的钱是一分一厘赚来的,能走到今天不容易。那个拎包的女人也是他雇来的。”张小雅说道,轻啜了一口咖啡,又问道:“你打开看了吗?”

  刘一帆摇了摇头,说没有。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忽地一下红了。

  “幸好你没有留下。如果你留下了那个包,你不但加盟不了我爸的金店,而且,他会让那个女人出面告你,你将从此在这个城市抬不起头来。”张小雅说道,她没有注意刘一帆的脸。

  刘一帆惊呆了。万幸啊!那时他已经产生了占有那个包的欲望了,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他不但不能成功,相反很有可能要背井离乡。想到这里,刘一帆的脸色又变得煞白。

  “其实,我也留了一手。我爸把那个包交给我之后,我悄悄地把钱换成了废纸,只有上下两张是真的。即使你拿走了这些钱,我把实情告诉我爸爸,你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张小雅说到这里,眼睛里忽然多了层雾气,“你说我这样做,是不是很傻?”

  刘一帆立即明白了,张小雅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在向自己表白她的爱呢。他慢慢地伸出手去,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不,你不傻,我早就应该知道这一点,从你借给我钱,让我去做液化气生意开始。我要是还不明白,那才真叫傻呢!”

  他的手触到了张小雅的手,张小雅没动。于是,刘一帆大胆地把那只柔软的手紧紧握住了,放在自己的掌心里,再也舍不得松开。

版权声明:本站为注册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网页上的内容均是注册用户发布上传或搜索引擎技术自动搜录所得,不代表本站观点,更不表示本站支持购买和交易,对网页中内容之合法性、准确性、真实性、适用性、安全性等概不负责,也无法负责。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