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运通丁磊:敢做这样的百事2平台汽车 背后不止“创新”二字

随着2020年北京车展的召开,百事2平台一家听起来有些陌生中国品牌展台吸引了众多观众。这个展台上不像其他品牌那般铺满展车,反而只有两台体型不小、线条前卫的SUV,而且每台车前都围满了好奇的观众。今年首次在车展上公开亮相的华人运通旗下高合品牌,其首款车型HiPhi X也在车展前正式发布了预售价格:68万-80万元。

用华人运通创始人、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同时也是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的话来说:“我们用科技来定义豪华,80万的价格,我真的还是非常的不甘心。”

丁磊是汽车行业里的一员老将,在“汽车圈”内有着20余年的从业经历,他的履历也堪称辉煌。

最被人熟知的一段,是他先后在上海大众、上海通用与上汽自主品牌工作时期,历任上海通用总经理、上汽集团副总裁。

在改革开放中崛起的年轻一代

丁磊认为,作为汽车行业的一员,“使命感”是心里贯穿始终的那根弦。他曾说,“从少年时代起,我就被‘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这句话所感动。”

“在我的人生中的每个阶段更是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和感悟。现在我思考的更多的是如何抓住时代机遇 ‘为中华汽车产业之崛起’做些什么。这就是作为一个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亲历者、曾经的大汽车公司的操盘人我心中一直的‘使命感’。”

80年代,全国上下都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丁磊于1981年进入复旦大学,攻读核物理专业,那时候他最崇拜的人是爱因斯坦。期间,丁磊师从曾担任复旦大学校长的杨福家教授。在后来的研究生经历中,丁磊的主要学习方向为固体物理学中的半导体物理专业。1988年,丁磊从复旦大学半导体物理专业毕业。

彼时,中国改革开放正值十周年,社会变化翻天覆地,对丁磊这样的年轻一代来说有着无限的吸引力。

丁磊回忆道,“作为优秀毕业生的我,我当时是准备出国。但是国内改革开放的环境已经形成了,特别是产业。”摆在丁磊面前的抉择是:留学还是投身到改革开放轰轰烈烈的大潮中?

丁磊提起,有一件事情曾让他产生了触动,从而让他留在国内从事实业。

“我当时是半导体物理的研究生,接触大量的实验设备。其中有一台红宝石激光发生器,是从国外进口的,由该国的工程师来安装。我当时联系复旦校办安排了一部上海牌轿车和司机接送他们。外国工程师安装调试了1个星期,之后我送他们去虹桥机场回国。”

“结果,车在半路熄火了,司机很着急,怎么都弄不起来,需要人力推。我们和几个在场的小学生帮忙一起推,才发动起来。当时这种情况很多,不仅是上海牌,其他的国产牌子的汽车也这样。”丁磊还记得,在机场办理手续的时候,两位外国工程师聊天,对这款国产汽车的质量有所抱怨。

这件事,让丁磊一直记忆犹新,也对他此后进入汽车行业埋下了伏笔。

兴实业,才能将梦想变成现实

80年代,中国的汽车工业相对落后,工业体系不完整,乘用车国产领域总体产量低、质量把控不佳、市场极为有限。随着中国第一批合资汽车企业的建立,在“以市场换技术”的口号下,中国汽车市场的巨大潜力开始苏醒。

“上海大众作为当时最先进的汽车合资企业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能在那学习到很多国际上先进的汽车研发与生产经验。正好也是改革开放,桑塔纳引进国内合资生产,搞国产化。所以,我最后决定放弃赴美留学攻读博士的机会,投身到改革开放的事业中,开始了我的汽车职业生涯,”丁磊说。

在上海大众,丁磊开始接触到了当时汽车业的顶尖生产管理和技术水平。那个时候,桑塔纳作为国产合资车的代表作,仍采用进口散件组装的SKD形式生产,零部件的本土化严重不足,甚至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在许多地区,购买桑塔纳甚至要靠走关系、插队,可谓一车难求。

“德国人认为中国生产不出高品质配件。”丁磊回忆,“那时国内的轿车一年才生产销售一两万台左右,所以国家规定达到8万台后,大众必须要国产化。”丁磊正是在当时负责了上海大众采购的质量保证。

“通过这个工作,硬是把国内的零部件供应商逼迫发展到跟大众德国的供应商一样的水平。”由于合资企业中德方颇为强势,中国生产的零件一定要在德国完成认证。

“在国产化的过程中,我们感到当时国内的先进水平和国际的先进水平有很大的差距。比如方向盘,我们过去国内的标准只有十几项设施,大众标准有七十几项。”

桑塔纳成为当时中国制造的普通民用家轿中真正能够达到国际先进制造水平的标杆产品,也是奠定了中国现代汽车工业的基础。后来,丁磊又先后参加了桑塔纳2000的开发等工作。

1995年底,丁磊被调任到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浦东轿车项目组,这个项目也是上海通用汽车的前身。当时上海通用项目建设国家批准的前提条件是两个:第一起步国产化率达到40%,第二必须要建立技术中心。上海通用是当时合资企业中最早能够真正开发具有国际标准的汽车的主机厂。1997年,泛亚技术公司与上海通用的同时成立,成为“合资引进技术”的主要力量,并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技术和设计的黄埔军校。通过本土化开发,上海通用推出了GL8、赛欧等脍炙人口的车型。

“后来回顾一下,我在上海通用的工作就使得我们能够制造和开发国际水平的汽车。”

随后,丁磊与其他人共同主导收购了英国MG和罗孚的协商,又在英国罗孚和韩国双龙与上汽集团之间开展协调工作,试图让这两个品牌与上汽自主品牌之间产生良性互动。上汽通过成功的收购罗孚的知识产权,包括发动机技术,缩短了和世界先进开发水平的距离,也为上汽自主品牌能够领先行业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随后,丁磊调回上海通用出任CEO。期间,丁磊提出了“绿动未来”战略,向新能源车大力发展已经成为了丁磊新的目标。

2011年3月至2015年3月,丁磊历任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副书记,兼任张江集团董事长、张江高科董事长;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

“在张江干了两年半的时间里,我的眼界开阔了很多,特别是当时‘创新’、‘创业’两个词第一次从张江喊出来。”在担任上海浦东副区长期间,他负责经信委、国资委、科委,张江高科技园区、金桥经济开发区等方面的工作,全程参与最早自贸区建设的工作。

从华人运通到高合:大胆创新终落地

“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来做新能源车呢?”丁磊做出决定:要干新能源汽车,做面向未来的产品。此时的丁磊,面临了几个大问题:做什么样的汽车、怎么做才能创新、如何才能将创新落地。

新能源是使中国汽车从大国到强国的必由之路。丁磊坚信,入局汽车行业,优先的切入点是新能源汽车,而这也是汽车的未来,与他早先提出的“绿动未来”有着联系。

“创建华人运通,我的想法是从智能汽车开始,先从技术开始,然后产业化会成立一个汽车公司或品牌。”他说,“华人运通想要通过务实规划、长期奋斗、实业报国,致力成为行业的引领者、社会的贡献者、变革的创新者。”这也符合了华人运通品牌在字面山的意义。

丁磊说,“我们的企业的定位和愿景还是比较清晰的,第一,我们想成为行业的引领者。第二,社会的贡献者。第三,变革的创新者。”在这样的旗帜下,丁磊迅速汇聚了一大批志同道合、同时也有汽车行业相关重要经验的团队。

时不我待。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华人运通随即发布了高合品牌,并将其首款车型命名为HiPhi X。起初人们猜测,这可能是另一款“新势力”造车户造出来的同质化产品,然而随后披露的产品信息,让人们转变了观念。

以科技定义豪华、以软件定义汽车、以共创定义价值,无论是吸引人眼球的六门开合方式,还是高合设定的“一人拉风”、“二人浪漫”、“四人豪华”、“六人欢畅”的多重用车场景,这款新车在北京车展上引起了关注。近距离观察体验后,不少业内人士认为,HiPhi X的完成度已经较高,接下来还将面对市场、售后等一系列考验。

“回顾过去的30年职业生涯,我的每一次转变都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的感召下,做出的大胆尝试和勇于弄潮。中国社会正在经历历史性的变革,汽车行业也在经历百年来的巨变,这样的时代也为我和华人运通团队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这个机会可以让我们通过‘务实规划和长期奋斗’实现我们的梦想‘让华人能真正的站到世界汽车舞台的最中央’,同时也实现实业报国的夙愿。”

(责编:鄂智超、刘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fwz100.com